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蜀麓耕夫山野草堂

我在合肥大蜀山下,我耕耘,我收获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  蜀麓耕夫者, 山野之间一散人也。朝饮一杯清茶, 夜酌二两小酒。闲来读数页诗书, 兴至诌两句心得。望日升月落, 观云卷云舒。虽在王化之内, 不在名利之中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一首凄婉的爱情悲歌——读《娇娜》  

2017-12-03 14:01:08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首凄婉的爱情悲歌

读《聊斋·娇娜》

《娇娜》一篇,是《聊斋》中最为抢眼的力作之一,篇幅也是名列前茅的(2600余字)。其地位和影响,不是一般篇目可以比拟的。惟其不同凡响,所以关注的人众多。有论其思想性的、有论其艺术性的、有论其语言文字的,有论其人伦道德的,有论其人物形象的,有论其创作背景的,甚至还有人索隐其背后的故事,不一而足。方家论述已经非常详尽而深刻了。

作为一理科男(理科小老头),我没那个造纸(错了,是造诣,看看,字都认不全,遑论高深),也没那个语言功力。我只想谈我自己的感受。无所谓对,也无所谓错。一百个人眼里有一百个哈姆雷特,同样,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娇娜。也许我还是第一千零一个,我眼中的是第一千零一个娇娜。

《娇娜》全篇都是通过孔生的视角审视着人和狐的世界(实质上还是人的世界),用孔生的思想思考着他与皇甫公子、香奴、松娘与娇娜的情感纠葛。为我们展示了一幅明清市俗生活的风景画,也展示了一首凄婉的爱情悲歌。

孔雪笠孔公子,与皇甫公子之情,亦师、亦友,同悲,同喜,共过患难,也同过富贵,相互都救过对方的命。这种过命的交情,没有理由质疑他们的情谊。

而孔生与三位女性之间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愫呢?

先看第一位,香奴。香奴是第一位出场的女性,两位公子饮宴之间请来助兴的小婢女,也就一歌伎而已。因是“老父所豢养”,算是皇甫老太翁的通房小丫头吧。蒲氏没有过多铺陈香奴的出场,对其外貌描写也仅“红妆艳艳”四个字,这就是孔生眼里的“香奴”。井底之蛙,天就头顶上那么一点点。一个“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”的书生,长期见不到除家人以外的女性。而今近在咫尺,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女子站在自己面前,当然会眼前一亮,惊为天人。无怪乎皇甫公子笑他“诚少所见而多所怪者矣”。

诚然香奴有自己强项的,“以牙拔勾动,激扬哀烈,节拍不类夙闻”。用今天的话来说,她是位演奏家,音乐素养还是很高的。当然,作为一名太公“豢养”的婢子,一定伶牙利齿,能洞悉主人的心事,当然也会讨好公子,会拍孔生的马屁。这一切不能不引起孔生的注意。

是香奴的伶俐吸引了孔生,是香奴的琴瑟之音吸引了孔生。这种吸引只是声色吸引,没有仍然感情的基础,根本谈不上爱情;从地位上看,孔生是皇甫家的西宾,可算半个主人,而香奴只是太公的婢女,属于奴才层面的,地位上是有差异的。这种地位的悬殊,也难以超越而形成友情,更谈不上爱情了。

那么松娘呢?孔生对她有爱情吧?不,也没有!

松娘第一次出场是稍无声息的,孔生仅仅从小僮的通报中听到“娜姑至,姨与松姑同来”,一点也没引起孔生的注意。也无需注意,一个陌生人“至”与“不至”,与病中的孔生又有什么关系呢?松娘的第二次出场,却是惊艳的,“画黛弯蛾,连钩蹴凤”。蒲氏惜墨如金,八个字描写外貌,已经够奢侈的了。要知道,描写香奴外貌时,蒲氏吝啬到一个字都没有,“红妆艳艳”叙述的其实只是衣着。

松娘相貌一定是美艳的,书生爱娇娃,松娘不能不引起孔的注意。但在孔生的心目中,只是“与娇娜相伯仲”。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去巫山不是云。”这才是孔生的真实想法。松娘只是娇娜的替代品,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。于是“求公子作伐”。如其说这是爱情,倒不如说这是“肉欲”。虽然孔生觉得“广寒宫殿,未必在云霄矣”,“甚惬心怀”。这也只是肉体的交往,至少从文本上是看不出他们有情感与心灵的交流。

除了美貌外,松娘一无所有。三位女性中,松娘的道行最浅。香奴至少还有音乐天赋,娇娜的道行就更不是一般的深了。要不,也不会修炼出“红丸”,那需要多少年的修炼才能炼成的“内丹”呢?更不用说那高深莫测的医术了,俨然技过扁鹊,术超华佗,不是一般凡医可比的。而松娘呢,连回山东老家,还需要皇甫公子一路相送。

当然,松娘与孔生也不是一点“情”没有。“松娘事姑孝,艳色贤名,声闻遐迩”,“生一男名小宦”。明清两朝,媳妇该有的贤德,松娘都有了;“七出”之条,松娘一条无涉。孔生只能与松娘好好过日子,时间长了,亲情肯定是有的。这种无爱情的婚姻,孔生真的满意吗?对松娘真的公平吗?

最后我们来说说娇娜。

“五百年前的一次回眸,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”。娜卿第一次出场就是专门为孔生疗毒而来,这得多么大的缘份?读者乐于见到“有情人终成眷属”的大团圆结果。

作品对娇娜的外形描写也比较简单,“娇波流慧,细柳生姿”八个字,但这已经够了。作者没有面面俱到,只是有选择性的描写了娇娜的“眼”和“腰”。眼睛是心灵的窗户,秋水明眸,顾盼生辉,这种美丽流动的眼神,勾勒出一个天真烂漫、聪颖活泼的美少女形象。“细柳生姿”是描摹娇娜的体态之美,杨柳细腰,姿态万千,给人以无限的想像空间。娇娜的美与松娘的美不是一个层面的,松娘之美是凝滞而刻板的,娇娜之美是灵动而鲜活的。

蒲氏对娇娜美丽的描写没有就此停止,而是借孔生的睛,进一步加深了读者的印象。《三国演义》中有关羽刮骨疗毒的故事曾给读者巨大的心灵冲击,写活了关羽坚强的意志,展示了一个伟丈夫的形象。而孔生一文弱书生,“紫血流溢,沾染床席”是多么恐怖,割皮剐肉是多么疼痛,而孔生呢,蒲氏写道:“生贪近娇姿,不惟不觉其苦,且恐速竣割事,偎傍不久”。为多看几眼娇娜的美丽,不仅可以忍受剧烈的疼痛,还希望手术慢点,再慢点。这是多美丽的女人,才会产生如此的吸引力?

此后,孔生与娇娜再没有了多少交集,可多年后重逢,孔生迫不及待要询问的人却是娇娜,“问妹子,已嫁”,然后才是岳母,以及其他家人。可见,孔生虽娶妻生子,却没有一天不思念娇娜。

此时孔生对娇娜已经有了强烈的爱情。不仅因为其美,还由于娇娜救其一命。这是多大的恩泽,难道不该以终生来报答吗?可惜“使君自有妇,罗敷自有夫”,今生已无缘。孔生只能把这份美好的情愫深埋在心里。

如果故事到此结束,也就是一个俗套的礼教故事。故事的进一步发展,打碎了读者所有的美好想象。不久,“天降凶殃”,孔生挺身相救,以命相搏,更拼命救下娇娜。没有真挚的情感,是不可能产生如此的毅力与勇气的。孔生对娇娜的感情是真诚的,执着的。

那么,娇娜对孔生有没有爱情呢?

第一次见面,娇娜对孔生毫不了解,只是受兄所托。娇娜是医者,孔生是病人,二人就是医患关系。但治疗过程中孔生的表现,聪明伶俐的娇娜不仅看到了,还有一点点厌恶,。“宜有是疾,心脉动矣”。活该得这种恶疾,谁让你心脉动了呢?虽是一句玩笑话,但语意双关,是生理上的心动生疾,还是心理上的心动生情?我倒是觉得,娇娜的这句话,更多有后者意义。病得这么重了,还不老实。再色迷迷的眼睛拔不出来,本姑娘不给你治了,让你病着好了。活脱脱一个调皮小女生的形象。

此后,作者没有更多地介绍娇娜,但可以想象,娇娜可以从兄长皇甫公子处,从其他人的叙述中,可以慢慢地、系统地了解孔生,是有可能产生模糊情感的。

分别多年后,孔生偶遇皇甫公子。听到孔生又来了,娇娜第一时候去看望他。“姊夫贵矣。创口已合,未忘痛耶?”有调侃,更有无奈。“姐夫好了伤疤,是不是也忘了痛了?还记得那个为你疗伤的故人吗?”每读到此,我都为娇娜心酸。看官,你还坚持娇娜对孔生没有爱情吗?

为救娇娜,孔生死了。娇娜大哭:“孔郎为我而死,我何生矣!”这里的称呼是值得玩味的,按理说,娇娜可以称孔生为“先生”,还可以称“相公”,孔生有过官职,也可以称“大人”。娇娜没有用这些称呼,而直接呼其为“郎”。“郎”是女子对自己心仪之人才有的称呼!如果说,以前娇娜的情感是深埋心底的,那此时就是娇娜的真情流露。“郎君为救我死了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?”

蒲氏在描述娇娜救孔生的过程是细腻的。“娇娜使松娘捧其首,兄以金簪拨其齿,自乃撮其颐,以舌度红丸入,又接吻而呵之。红丸随气入喉,格格作响,移时豁然而苏。”这不就是接吻吗?在“饿死事小,失节事大”的明清两代,没有爱,一个少妇能对丈夫以外的男人有如此亲昵的动作吗?更何况,娇娜用“红丸”救了孔生。这是娇娜千辛万苦修炼出的“内丹”,没了“内丹”,就没了道行,仙狐变成了凡狐,也就不能长生了。这是娇娜以命在换命啊!不是爱情又是什么?

或许也有人说,娇娜已经有家、有夫、有子,并没有对孔生产生那种感情,至多也就是一种游走于友情与爱情之间的一种模糊的情感。在讨论是不是迁往山东的时候,不是“满堂交赞,惟娇娜不乐”吗?在“生请与吴郎俱”以后,还藉口“翁媪不肯离幼子”,只是当知道夫家“一门俱没”后才勉强同意一起迁到山东。这不证明娇娜忠于丈夫吴郎吗?而且自此以后,孔生与娇娜的感情也没超出亲情与友情,这不是可以证明娇娜不仅没有肉体上出轨,灵魂都没有出轨吗?

明清两代,丈夫就是女子的天,孩子就是女子的希望与寄托,你还能希望娇娜怎样?人伦大防,一个小女子,是没有勇气,也没有能力去突破的。

最终,蒲氏还为二人安排了个似乎圆满的结局,“生与公子兄妹,棋酒谈宴若一家然”。这是多么的滑稽!两个有情人,身在咫尺,心却天涯;朝夕共处,形同陌路,只有残酷,哪来圆满?郎有情,妾有义,可孔生不能休妻,娇娜不能为妾。有爱的人不能团圆,无爱的人却要白头;礼教扼杀了情感,人伦灭绝了天理。不知蒲氏是真的艳羡,还是嘲讽?蒲氏描写越细腻,则悲剧因素越浓厚,对读者的心灵冲击便越强烈。

  《娇娜》一篇,就是一首凄婉的爱情悲歌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