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蜀麓耕夫山野草堂

我在合肥大蜀山下,我耕耘,我收获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  蜀麓耕夫者, 山野之间一散人也。朝饮一杯清茶, 夜酌二两小酒。闲来读数页诗书, 兴至诌两句心得。望日升月落, 观云卷云舒。虽在王化之内, 不在名利之中。

笔记十四  

2017-12-15 08:14:49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再读《聊斋》之十四

叶生

【原文】

淮阳叶生者,失其名字。文章词赋,冠绝当时,而所遇不偶,困于名场。会关东丁乘鹤来令是邑,见其文,奇之,召与语,大悦。使即官署受灯火,时赐钱谷恤其家。值科试,公游扬于学使,遂领冠军。公期望綦切,闱后索文读之,击节称叹。不意时数限人,文章憎命,及放榜时,依然铩羽。生嗒丧而归,愧负知己,形销骨立,痴若木偶。公闻,召之来而慰之;生零涕不已。公怜之,相期考满入都,携与俱北。生甚感佩。辞而归,杜门不出。无何寝疾。公遗问不绝,而服药百裹,殊罔所效。

公适以忤上官免,将解任去。函致之,其略云:仆东归有日,所以迟迟者,待足下耳。足下朝至,则仆夕发矣。传之卧榻。生持书啜泣,寄语来使:疾革难遽瘥,请先发。使人返白。公不忍去,徐待之。

逾数日,门者忽通叶生至。公喜,迎而问之。生曰:以犬马病,劳夫子久待,万虑不宁。今幸可从杖履。公乃束装戒旦。抵里,命子师事生,夙夜与俱。公子名再昌,时年十六,尚不能文。然绝慧,凡文艺三两过,辄无遗忘。居之期岁,便能落笔成文。益之公力,遂入邑痒。生以生平所拟举业悉录授读,闱中七题,并无脱漏,中亚魁。公一日谓生曰:君出余绪,遂使孺子成名。然黄钟长弃若何!生曰:是殆有命!借福泽为文章吐气,使天下人知半生沦落,非战之罪也,愿亦足矣。且士得一人知己可无憾,何必抛却白纻,乃谓之利市哉!公以其久客,恐误岁试,劝令归省。生惨然不乐,公不忍强,嘱公子至都为之纳粟。公子又捷南宫,授部中主政,携生赴监,与共晨夕。逾岁,生入北闱,竟领乡荐。会公子差南河典务,因谓生曰:此去离贵乡不远。先生奋迹云霄,锦还为快。生亦喜。择吉就道,抵淮阳界,命仆马送生归。

见门户萧条,意甚悲恻。逡巡至庭中,妻携簸具以出,见生,掷具骇走。生凄然曰:今我贵矣!三四年不觌,何遂顿不相识?妻遥谓曰:君死已久,何复言贵?所以久淹君柩者,以家贫子幼耳。今阿大亦已成立,将卜窀穸,勿作怪异吓生人。生闻之,怃然惆怅。逡巡入室,见灵柩俨然,扑地而灭。妻惊视之,衣冠履舄如蜕委焉。大恸,抱衣悲哭。子自塾中归,见结驷于门,审所自来,骇奔告母。母挥涕告诉。又细询从者,始得颠末。从者返,公子闻之,涕堕垂膺。即命驾哭诸其室;出橐为营丧,葬以孝廉礼。又厚遗其子,为延师教读。言于学使,逾年游泮。

异史氏曰:魂从知己竟忘死耶?闻者疑之,余深信焉。同心倩女,至离枕上之魂;千里良朋,犹识梦中之路。而况茧丝蝇迹,吐学士之心肝;流水高山,通我曹之性命者哉!嗟乎!遇合难期,遭逢不偶。行踪落落,对影长愁;傲骨嶙嶙,搔头自爱。叹面目之酸涩,来鬼物之揶揄。频居康了之中,则须发之条条可丑;一落孙山之外,则文章之处处皆疵。古今痛哭之人,卞和惟尔;颠倒逸群之物,伯乐伊谁?抱刺于怀,三年灭字,侧身以望,四海无家。人生世上,只须合眼放步,以听造物之低昂而已。天下之昂藏沦落如叶生者,亦复不少,顾安得令威复来而生死从之也哉?噫!

 

【译文】(篇幅较长,只译其大意,后面的骈文太不好译了,勉强译出,其实已经没味儿了。)

淮阳叶生,名字忘记了。很有才华,文章词赋,在当时首屈一指,可惜遭遇不济,久困考场,始终没有考中个举人。正好在这时,关东丁乘鹤来淮阳做县令,召县学里考查诸秀才,见到了叶生的文章,非常惊奇,派人把他叫来说话,非常欣赏。听说他家境不好,就让叶生到县衙里读书,还派人送钱给他家里,以解决他的后顾之忧,希望他来年乡试一举成名。

不久,正好科考乡试前各县、州、府的选拔考试,考试成绩被评为一、二等的才有资格参加乡试,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高考预考有些类似,丁公在学政面前对叶生大加赞扬,于是被学政点了冠军。不久就是乡试省级考试,考中的称举人,丁公期望很高,出了考场,让叶生把场中的文章写出来,丁公看后,拍手称赞,认为考个举人是不成问题的。

可惜有好文章却没有好命运,到放榜的时候,还是名落孙山。叶生沮丧地回到家,觉得愧对丁公,极其惭愧,渐渐地,人也呆了,身体也消瘦了。

丁公听说了,派人把他叫到县衙里,再三劝慰。叶生泣涕不止。丁公非常怜惜他,说:“等我这届任满了,你跟我一起北上到京城去吧。”叶生非常感激,爽快地答应了。

叶生回到家后,闭门不出,不久却病倒了。丁公不断派人送东西、慰问病情,叶生也吃了上百副药,一点也不见效。

这时,丁公因为得罪了上司被罢官了,准备回乡前,派人送信给叶生,大意是说:我回乡的日子近了,所以没有走,是在等你。您早上到了,我晚上就走。叶生在病榻上接到信,抽泣不已,跟送信的人说:拜上恩公,学生的病一时是好不了了,请恩公先行。送信的人回去告诉了丁公,丁公还是不忍独自北上,仍慢慢地等着。

又过了几天,突然门人来报,叶生来了。丁公大喜,出门迎接,询问病情。叶生答道:“因为学生的贱疾,难为先生久久等待,内心实在不安。幸好如今病好了些,又可以追随大人了。”于是丁公收拾行装,很快就出发了。

回到乡里,丁公让儿子拜叶生为师。二人友情更深,整天起居都在一起。丁公的儿子叫再昌,当时十六岁,还不会写文章。但非常聪明,凡文章看上两三遍,就不会忘掉。过了一年,再昌就能写出很好的文章了。丁公又为儿子通融,于是进了县学县学的学生通称秀才

叶公教学更加严谨,举平生所学,拟了几篇范文,让公子一一熟记在心。谁知公子在乡试时的七个题目,无一遗漏,高中举人第二名俗称亚元

一天,丁公对叶生说:“用您一点点余才,就让犬子一举成名。而您自己却一直不能功成名就,奈何奈何!”叶生说:“学生命薄,借恩公福泽,让在下的文章能扬眉吐气,让天下的人知道,我半生沦落,非战之罪也项羽被困乌江,叹息曰:‘天之亡我也,非战之罪也’,这是天要亡我,不是我不会打仗啊!,平生愿望足矣。何况读书人得一知己,还有什么遗憾呢?何必脱白衣换紫袍,科举成名,才叫发迹呢?”

丁公认为叶生不能久居他乡,耽误了岁考县学里每三年一次的考试,成绩好的,可直接推荐参加乡试;成绩太差,会被褫夺功名,就是剥夺秀才的身份,公子很不乐意,丁公也就没有再勉强。吩咐公子到京城会试时,一定要为叶生纳个监生(监生,国子监学生,可以通过钱物买得和身份。监生可以不参加岁试,直接参加乡试,也可以做官)

公子会试再捷,高中进士,授工部主事,又为叶生纳了个监生。公子携叶生一起到京城上任,朝夕相处。

过了一年,叶生参加乡试,考中举人。正好公子接了个主管南河的差事,就对叶生说:“我这次去的地方,离贵乡不远,先生已经功成名就,应该衣锦还乡才好。”叶生也很高兴,于是择吉上路,到达淮阳地界,公子命下人车马护送叶生回家。

叶生到家,见门户萧条,很是难过。慢慢走到院子里,妻子正好拿着簸箕出来,一抬头看到叶生,吓得扔了手中的东西就往回跑。叶生凄凉地说:“我已经显贵了,三四年没见到,怎么就不认识了呢?”妻子不敢先前,远远地站着说:“你死了很久了,从哪儿显贵呢?之所以一直把你的棺木停在家里,那是咱家里太穷儿子又小的缘故。好在大儿子已经成年了,不日就会择地给你下葬,不要吓我们了。”

叶生一听,觉得很诧异,怅然若失,慢慢踱进屋里,见棺木停在室内,一下子扑倒就不见了,只有衣帽鞋袜像蝉蜕一样丢在地上。妻子惊恐地看着这一幕,非常悲伤,抱衣大哭。

恰逢儿子从学堂放学回来,看到门前停着车马,问明来意,吓得急忙跑回家告诉母亲。母亲也含泪告诉告诉儿子所见所闻。母子二人跑到门外,询问护送叶生的仆人,才知道事情的始末,母子俩唏嘘不已。

仆人返回后,把这一切都告诉了公子。公子听说后,非常悲伤,泪湿衣襟,立即驾马飞奔到叶生家,拜祭在叶生灵前。还出钱为其治丧,以举人之礼风风光光地安葬了叶生。

从此,两家走动不绝,厚赠叶生的儿子,为其安家;更请老师为教其读书。公子将这件事告诉了学政,学政也很感动,第二年就让叶生的儿子入了县学,成了一名秀才。

异史氏曰:以魂魄跟随知己,竟忘记自己已经死了。听说的人没有不疑惑的,而我却深信不疑。知心情侣,魂魄可以离开肉体紧紧跟随;千里挚友,纵有千山万壑,也能梦里相见。何况我等文人,呕心沥肝,写就锦绣文章;高山流水,曲高和寡,关乎我等性命。唉!遇合难以预料,遭际生不逢时;行踪飘零寂寞,对影空自惆怅;生就傲骨,自怜自爱。可叹困顿潦倒,以至鬼怪揶揄。频频落第秀才,须眉纤发都显丑陋;一落皇榜文人,文章词赋皆是疵瑕。古今怀才痛哭之人,惟卞和与你相似;槽枥中识得良驹,除伯乐还能有谁?大才祢衡,怀抱荐书三年,无人相识;四海茫茫,何处是家?人生在世,只须凭心漫步,命运遭际,只管听命于天。呜呼,天下大才沦落尘土如叶生的,也有很多,哪能求如丁公者再来而生死相随?

 

 

【耕夫小记】

本篇方家论述颇多,蒲氏所描述的,是科举制的罪恶。的确,“遭逢不偶”、“文章憎命”,“安得令威复来,而生死从之也哉?”这就是科举制下的文人命运。同样的文章,叶生屡战屡北,公子连战连捷,似乎科举制没有一点公平正义可言。

那么,科举制真的就这么罪大恶极,一无是处吗?历史上有过很多选拔官员的方法,分封、荫子、军功、举荐等等等等很多种制度。这些制度都是以官员的主观评判为标准,以官员的个人操守为保障。“正义”仰仗官员的道德水准,“公平”依赖官员的学识高低。这种没有监督的“正义”与“公平”还有多少可靠的成分呢?最终就演变成“门阀”与“裙带”的比拼。是故,东汉有民谣:“举秀才,不知书;察孝廉,父别居;寒素清白浊如泥,高第良将怯如鸡。”

相较之,还是科举相对公平。士族寒门,仅以文章分野;大都乡村,惟以八股划界。虽有遗漏如叶生者,也不是很多很多的。蒲氏如此痛恨科举,与其自身经历是有很大关系的。蒲松龄从小聪慧,读书也很用功,进步很快。十九岁参加科举考试,县、府、道一路高捷,连考三个第一,考中秀才,名震一时。深得山东学政施闰章的常识与称赞。可自此以后,屡战屡败,困顿科场,直到七十一岁,才循例补了个贡生(凭资格选拔的生员,地位相当于举人)。换句话说,就是做秀才做老了,看你可怜,赏赐个举人的名分,以示安慰而已。蒲氏的经历是不是和叶生非常相似呢?

是故,叶生者,蒲氏自譬也。

或许有人会说,科举还是不公平,蒲氏不是遗才吗?这么大的文学家,一生考不上举人,科举能公平吗?这话其实真的没什么道理。一部《聊斋》,“孤愤”而已,小说而已,这和科举文章的要求相去甚远。据考证,蒲氏应童子试时,之所以连考三个第一,那是因为遇到了施闰章,大诗人。而后不中,其实和蒲氏这种小说家笔法很有关系。说明白些,就是蒲氏的文章不合八股的章法。凡事得有规矩,试想想,现在的高考若要求写散文,你却写成诗歌,会有什么结果呢?

所以蒲氏其实并没有什么经天纬地之才,治国安邦之道。科举的失败,成就了一位文学家,成就了一部《聊斋》这样的伟大作品。

遍寻诸史,隋唐以下,有才之人莫不出自科举。及至清末,科举没落,也未见才高如曾国藩、李鸿章、张之洞者。

是故,在下要吐槽高考了。高考没什么不好,是时下不太好的制度中最为公平的。

然时下得利集团,假“素质”之名,借“特长”之皮,左呼“创新”,右称“发展”,寒门之路日窄,显贵之门愈宽。以至清北多富室,太学少寒儒。天南地北,录取分数悬如天壤;京沪湖楚,户籍身份异于华夷。其害过于科举也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8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