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蜀麓耕夫山野草堂

我在合肥大蜀山下,我耕耘,我收获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  蜀麓耕夫者, 山野之间一散人也。朝饮一杯清茶, 夜酌二两小酒。闲来读数页诗书, 兴至诌两句心得。望日升月落, 观云卷云舒。虽在王化之内, 不在名利之中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再读《聊斋》之七——雹神  

2017-11-27 16:43:38|  分类: 乱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再读《聊斋》之七

雹神

【原文】

王公筠仓莅任楚中,拟登龙虎山谒天师。及湖,甫登舟,即有一人驾小艇来,使舟中人为通。公见之,貌修伟,怀中出天师刺,曰:闻驺从将临,先遣负弩。公讶其预知,益神之,诚意而往。

天师治具相款。其服役者,衣冠须鬣多不类常人,前使者亦侍其侧。少间向天师细语,天师谓公曰:此先生同乡,不之识耶?公问之。曰:此即世所传雹神李左车也。公愕然改容。天师曰:适言奉旨雨雹,故告辞耳。公问:何处?曰:章丘。公以接壤关切,离席乞免。天师曰:此上帝玉敕,雹有额数,何能相徇?公哀不已。天师垂思良久,乃顾而嘱曰:其多降山谷,勿伤禾稼可也。又嘱:贵客在坐,文去勿武。神出至庭中,忽足下生烟,氤氲匝地。俄延逾刻,极力腾起,才高于庭树;又起,高于楼阁。霹雳一声,向北飞去,屋宇震动,筵器摆簸。公骇曰:去乃作雷霆耶!天师曰:适戒之,所以迟迟,不然平地一声,便逝去矣。公别归,志其月日,遣人问章丘。是日果大雨雹,沟渠皆满,而田中仅数枚焉。

 

 

【译文】(原谅我不全是直译)

王公筠仓在楚中做官,当时楚中一带道教兴盛,龙虎山更是声名远播。王公也难脱俗,不免有登龙虎山拜谒天师的念头。

这一天带着一行随从,乘船前往龙虎山(从地理位置上看,王公应该是从洞庭湖开始坐船的,然后顺水而下,沿江直达鄱阳湖以南,再弃舟从车,到达龙虎山)。刚登舟不久,就见一人驾着条小船迅速靠近了王公的大船。远远的就听到小船上有人喊:“烦尊差通禀一声,在下龙虎山天师弟子,特来拜访王大人。”王公一听,立即整理衣装,出船头迎接。见礼毕,王公将来人迎进船舱,敬上香茗,细细打量此人,身材高挑,相貌堂堂,玉树临风,真伟男子也。忙问来访之意,来人从怀中掏出一个名帖递上,说:“天师听闻大人要驾临龙虎山,特派在下前来迎迓听差。”王公心中惊讶,天师原来早知我的行止,难怪有那么多人信奉他。于是虔诚沐浴,诚心诚意随此人上山。

到了龙虎山,天师设宴款待王公。手下差仆无数,添肴布酒,奔走前后。细观这些人,长相衣着均不似凡人,先前迎接的那个使者也在其中。饮酒之间王公与天师交谈甚欢,聊着聊着就聊到迎接的使者。王公问此人为谁,天师笑着说:“贵人眼高,此人正是大人同乡,怎么都不认识了呢?”王公很诧异,连忙请教。天师说,“他呀,就是世间人说的雹神李左车,也算个人物了,没有辱没贵乡的名声吧?”王老太惊讶,脸色都变了。慌忙施礼:“原来是广武君,失敬失敬。”

正聊着,天师对王公说:“适才接到上帝下旨,李左车该去下雹了。让他先去公干,一会来奉陪大人吧。”

“雹神行雹,本不该我凡人问的。只是在下好奇,可否告之行雹之地?”王公问道。

“山东章丘。”

王公一想,这可是自己老家边上,要是下了大冰雹,老乡们可得吃苦头了。既是李左车行雹,看能不能求求。于是离席下跪:“章丘也算在下家乡了,家乡遭雹灾,在下心中实在不忍。天师可否垂怜,免了这场雹灾?”

“这个嘛,我也做不了主,上帝的旨意,下多少冰雹,多大的冰雹,在哪儿下,都是有规定的,谁也不能违反。”天师面有难色。

王公一再叩头,“在下替章丘百姓恳求天师了。”

天师思索好久,回过头来跟雹神说:“不下是不可能的,下少了也不行。这样吧,你就在山林处多下,农田房舍处就少下一些吧,别伤了庄稼就是了。”又嘱咐着,“有贵客在此,走的时候动静小点,别惊了客人。”(正直无私的神界原来也吃这一套,看来“说情”是不分人神的。呵呵。

雹神一揖,离开了宴席走到庭院当中,忽然足下生烟,在地面上慢慢弥漫开来。迁延良久,雹神足蹬地面,身上向上一跃,一下子就飞腾了起来,但也只有树梢那么高。又用力一纵,高过了楼顶。突然霹雳一声巨响,就见雹神如离弓之箭一般,向北飞去。巨大的声响震得屋舍摇动,筵席上的餐具也不由乱颤起来。

王公倒吸了一口凉气:“我的妈啊,去还带雷霆的?太吓人了。”

天师笑了笑:“别怕,这很正常。因为刚刚交待过,他这已经很文雅了。要是平时,平地一声巨雷,就飞走了。那动静才怕人呢。”

王公从龙虎山归来,派手下的人回章丘打听,果然那天章丘普降大冰雹,大的超过了拳头,小的也有花生大小。河沟山壑都下满了,但村庄田地里只有了了数颗而已。(雹神果然作弊了。

 

【耕夫小记】

《聊斋》卷十二有同名作品,附录如下:

唐太史济武,适日照会安氏葬。道经雹神李左车祠,入游眺。祠前有池,池水清澈,有朱鱼数尾游泳其中。内一斜尾鱼唼呷水面,见人不惊。太史拾小石将戏击之。道士急止勿击。问其故,言:池鳞皆龙族,触之必致风雹。太史笑其附会之诬,竟掷之。既而升车东行,则有黑云如盖,随之以行。簌簌雹落,大如绵子。又行里余,始霁。太史弟凉武在后,追及与语,则竟不知有雹也。问之前行者亦云。太史笑曰:此岂广武君作怪耶!犹未深异。
  安村外有关圣祠,适有稗贩客,释肩门外,忽弃双簏,趋祠中,拔架上大刀旋舞,曰:我李左车也。明日将陪从淄川唐太史一助执绋,敬先告主人。数语而醒,不自知其所言,亦不识唐为何人。安氏闻之,大惧。村去祠四十余里,敬修楮帛祭具,诣祠哀祷,但求怜悯,不敢枉驾。太史怪其敬信之深,问诸主人。主人曰:雹神灵迹最著,常托生人以为言,应验无虚语。若不虔祝以尼其行,则明日风雹立至矣。异史氏曰:广武君在当年,亦老谋壮事者流也。即司雹于东,或亦其不磨之气,受职于天。然业已神矣,何必翘然自异哉!唐太史道义文章,天人之钦瞩已久,此鬼神之所以必求信于君子也。

第一篇中的雹神“貌修伟”,“霹雳一声,向北飞去”,无论是外形、气质,还是行事,都还像个神。后一篇中的“雹神”就没有一点神的雅量了,活脱脱一个街头收保护费的(呵呵)。

闲话少说,回到本篇,先说说李左车其人。

李左车,史有其人,秦末汉初著名战神,赵国名将李牧之孙。楚汉相争时,辅佐赵王歇,被封为广武君。汉三年(公元前204年)十月,韩信率兵攻赵。李左车向赵王建议坚守井陉,断汉军粮道,使其不战而溃。赵王不听,坚持出击,兵败,赵王歇被俘,赵国灭。不久李左车亦他人擒获,送交韩信。韩信以师礼相待,并向他请教攻齐、燕方略。李左车建议,休生养息,以德抚民;恩威并重,降服齐、燕。韩信采其计,燕果然不伐而降,齐亦很快攻克。

后李左车辅太子刘盈。韩信被杀后,李左车辞官归隐。据言,李左车归里后,扶危济困,广施恩德,在百姓中有很高声望。故后世传其为雹神。

“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;愚者千虑,必有一得”就是李左车的史言。若有兵书《广武君》,影响深远。

正是李左车生时泽被乡里,死而为神。这是老百姓的一种朴素情感,是可以理解的。

可是,我读此篇《雹神》却有异样感受。“说情”本是凡间常事,无处不说情,无处不请托。当今社会也不能幸免。然而既已为神,就当秉公无私,而雹神却因同乡说情,就私自更改上帝旨意。若说是怜悯百姓,我倒是想问,若此雹不是降在章丘,也会如此通融吗?

法就是法,是刚性的。不可因人易法,不可因事易法,不可因地易法。或云,法有良莠。诚然,良法佑民;劣法害民。但法成条文,民可以避之,朝令夕改,则民举止失措。故劣法胜于无法。若法可因人、因事、因地而易,此端一开,法将不法。

环视寰宇,非无法耶。有法不依,朝令夕改,人去法废;百姓无所适从,乱之始也。当今,从严治国,从严治党,有法可依,执法必严,则百姓幸甚,国家幸甚。复兴之始也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