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蜀麓耕夫山野草堂

我在合肥大蜀山下,我耕耘,我收获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  蜀麓耕夫者, 山野之间一散人也。朝饮一杯清茶, 夜酌二两小酒。闲来读数页诗书, 兴至诌两句心得。望日升月落, 观云卷云舒。虽在王化之内, 不在名利之中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再读《聊斋》之六——种梨  

2017-11-22 20:26:30|  分类: 乱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再读《聊斋》之六

种梨

【原文】

有乡人货梨于市,颇甘芳,价腾贵。有道士破巾絮衣丐于车前,乡人咄之亦不去,乡人怒,加以叱骂。道士曰:一车数百颗,老衲止丐其一,于居士亦无大损,何怒为?观者劝置劣者一枚令去,乡人执不肯。

肆中佣保者,见喋聒不堪,遂出钱市一枚付道士。道士拜谢,谓众曰:出家人不解吝惜。我有佳梨,请出供客。或曰:既有之何不自食?曰:我特需此核作种。于是掬梨啖,且尽,把核于手,解肩上镵,坎地深数寸纳之,而覆以土。向市人索汤沃灌,好事者于临路店索得沸沈,道士接浸坎上。万目攒视,见有勾萌出,渐大;俄成树,枝叶扶苏;倏而花,倏而实,硕大芳馥,累累满树。道士乃即树头摘赐观者,顷刻向尽。已,乃以镵伐树,丁丁良久方断。带叶荷肩头,从容徐步而去。

初道士作法时,乡人亦杂立众中,引领注目,竟忘其业。道士既去,始顾车中,则梨已空矣,方悟适所俵散皆己物也。又细视车上一靶亡,是新凿断者。心大愤恨。急迹之,转过墙隅,则断靶弃垣下,始知所伐梨本即是物也,道士不知所在。一市粲然。

异史氏曰:乡人愦愦,憨状可掬,其见笑于市人有以哉。每见乡中称素丰者,良朋乞米,则怫然,且计曰:是数日之资也。或劝济一危难,饭一茕独,则又忿然,又计曰:此十人五人之食也。甚而父子兄弟,较尽锱铢。及至淫博迷心,则顷囊不吝;刀锯临颈,则赎命不遑。诸如此类,正不胜道,蠢尔乡人,又何足怪。

 

 

【译文】(原谅我夹带了不少私货)

有个乡下人,为人吝啬,虽不是家财万贯,但也吃穿不愁,可就是吝啬,从来一毛不拔。此人家有一片果园,每年都结出无数的果实。由于种植得法,梨子硕大甘甜。他总仗着自己梨子味道好,不愁卖不掉,把价格抬得很高。

这一天,乡下人又推着一车梨子到街上去买。一会儿,走来一位道士,戴着个分不清布色的破头巾,穿着露出棉絮的乞丐服。道士走到梨车前,徘徊良久。对卖梨人作揖道:“无量天尊,施主,贫道这里有礼了。施舍个梨子给贫道解解渴吧,贫道走了半天路,嘴干得不行了。”“去,去,去!脏死了,别站我车前影响我做生意。”乡人怒斥道,“也不看看你自己,也配吃梨子吗?也不知哪里跑出来的叫花子,你有钱吗?没钱快点走开,别恶心我。”千般辱骂,万种羞辱。道人并不生气,和颜悦色地跟他说:“你一车几百个梨子,贫道只求你施舍一个,对你也没什么大的损失。再说,这也是积德行善的事,施主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呢?贫道并没有得罪你啊。”旁边看热闹的人也劝卖梨的,“你就给他一个吧,找找有没有坏的,小的,卖不出去,权且舍他一个,让他走就是了。”乡下人就是不肯施舍。

临近有爿小店,店里的小伙计也凑在一旁看热闹。起初也没当回事,看卖梨人把道士骂得狗血喷头,觉得太过分了。实在忍不过去,自己掏钱买了个梨舍给了道士。

道士拜谢了小伙计后,对围观的众人说:“其实贫道也有梨的,贫道不像这个卖梨人这么吝啬,我请大家一起品尝。”众人不解,有人问道:“你既有梨,为什么还请别人施舍呢?又为什么不自己吃,却又要送给别人呢?”道士笑道:“我现在还没有,我要他施舍个梨,只是要个梨核儿作种。各位施主都别走,一会就有梨了,列位都有,每位都有。”

没事还想找点乐子的人,岂有不想看这稀奇的,连街上做生意的人都围拢了过来。

道士三口两口啃光了梨上的果肉, 只剩下梨核在手。道士解开背后的行囊,取出一把小铁铲,蹲下身子,就在街上挖了起来,一会就挖了个几寸深的小坑。道士将梨核放到土坑里,盖上土,用手抚平,还按了按。道士做完这一切,抬头问:“哪位施主能舍点热水吗?”话音刚落,就有好事的人从临街的店里拎来一壶开水:“这个可以吗?”“可以,可以,谢谢!各位让让,别烫着你们了。”众人稍稍后退了一点。道士拎着水壶浇到土坑里。众人其实只是看热闹,谁也不会相信有奇迹发生。

还真怪,一会儿,就见一个小芽儿从土坑里冒了出来,还慢慢地往上长。“哇,还真的。会结梨子吗?”“不会吧,那得到什么时候?梨子结果起码得两三年呢。”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,都觉得新奇。

一会儿功夫,小芽儿就变成一棵梨树,树叶繁茂,郁郁葱葱。正当众人惊异得嘴巴张着合不拢的时候,梨树开花了;一会儿,花落了,结果了;再过一会,梨子就成熟了。果实硕大芳香,挂满了枝头。

众人来不及细想,就见道士从树上摘下一个皮薄金黄的梨子递给店伙计,“小哥,你刚请我吃梨了,我也请你一个。看看我的梨好不好吃。”小伙计接过梨子,也顾不上清洗,在衣襟上蹭了蹭,就啃了起来。梨汁立即从小伙计嘴角流了下来,看来一定很好吃。只啃了一口,小伙计就赞不绝口,“好吃,很甜,很脆。”众人口水都流下来了,巴望着道士兑现诺言。

道士伸手又摘了一个大大的梨子,递给送水的人。又摘下一个,送给边上的一位老年人。

“这个给你。”

“这个你拿着着。”

“拿好了,看看贫道的梨是不是好吃?”

……

“这个上面有个小疤,不过,也是很甜的。”

“这个上面有个虫眼儿,你凑合着啃啃没虫眼的地方吧。”

“最后一个了,给这位小弟弟吧。”

一会儿功夫,把一树的梨都分光了,只剩下光秃秃的梨树。

吃到梨的都交口称赞。此时,卖梨人也挤在众人之中,伸着颈脖子往里张望,企图也能捞个梨吃,可道士就是不给他。

梨分尽了,道士说:“各位施主都吃到梨了,可这树也不能就长在这里啊,挡住店家做生意,那可是贫道的罪过了。我得砍了它。”

道士又抽出小铁铲子,丁丁当当地砍了起来,似乎很费力,砍了好半天,才把梨树砍断。道士收起铁铲,带叶扛起梨树,迈着大步,从容离开。众人仿佛在梦里,可看看手中的梨,就是不明白怎么回事。

看到道士走了,众人一哄而散。卖梨人这才想起了自己的营生。回过头来看自己装梨的车子,一车梨子一个不剩。这才明白,道士是拿自己的梨在做好人,自己这霉可倒大了。又见装梨的车一个车辕不见了,细细审视,车辕是新砍下来的。利没有,辕断了,这老道也太欺负人了。卖梨人非常愤怒,顺着道士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。转过墙角,就见断辕丢弃在墙根下,这才悟出道士砍的其实就是自己的车辕啊。卖梨人到处寻找道士,寻遍了镇子,也没见到道士的身影。见卖梨人的窘态,满集市上的人都笑得合不拢嘴。

异史氏曰:“乡人昏愦的样子,憨态可掬,他见笑于市人是有道理的。在下每每见乡中富人,好朋友到家里借点米,都很不高兴,还计较说:‘这不是小数目,够我生活好几天了’。如果劝他周济危难中的人,给无依无靠的人接济点饭吃,也很生气,计较说:‘这是十个人、五个人的粮食,你以为是小数目吗?’甚至连父子兄弟,也锱铢必较,一丝一毫也不肯施舍。但是荒淫烂赌,却倾囊而往,毫不吝啬;即至刀锯加颈,拿钱赎命都来不及了。诸如此类,真是说也说不尽。跟他们相比,乡下人的愚蠢做法也就不奇怪了。”

 

【耕夫小记】

这是个很有趣的小品,卖梨人的吝啬,道士的诙谐,使人忍俊不禁。该故事由来已久,民间有类似的故事流传,《搜神记》中有篇《种瓜》与此篇极为相似。“吴时有徐光,常行幻术。於市里从人乞瓜,其主弗与。便从索瓣,种之。俄而瓜蔓延生花实,乃取食之,因赐观者。及视所賷,皆亡耗矣。”

卖梨人的吝啬的确不是应该提倡的。怜贫惜弱、扶危济困,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应该大力表彰。但细细一想,蒲公是不是过分了点:卖梨人的梨是劳动所得,非偷非抢,来源正当。施舍是道义,不施舍是本份,非得用既丧财又失尊严的办法惩治他才够罢休?

其实,蒲公的思想也存在很大的矛盾,《聊斋》中,此文前篇《偷桃》中,描写的也是一个与奇门遁甲之术有关的故事。术人以幻术诈取了许多财物,蒲公却不置褒贬,似乎还有点慕羡之色。勤劳所得,就因不肯施舍而遭惩治;由诈术所得,蒲公似能认可。是不是有些说不通呢?

道德只能提倡而不能强制。比如当下网络议论火爆的公交车让座问题,就是这样。一些老年人一味要求年轻人让座,不让就是不能容忍,就是罪恶。于是就出现年轻人不让座,老年人对其大打出手的事。“让”值得提倡,“不让”也是本份。都卖票上车,都有权利占有一个座位。为什么我就得站着,你就得坐着?不让就得受到惩罚吗?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指摘别人的做法,善意也就变了味。

再如为灾区捐款,本是件很高尚的事,可是如果把捐款变成摊派,变成不得不做的事,又是什么味儿呢?这样的事现实中还少吗?

听说过这么件事,某小学生为了得到老师表扬,在家里偷了一百块钱交给了老师。学生得到了表扬,虚荣心满足了。可看官以为呢?值得提倡吗?提倡的事也就停留在提倡层面上吧的,往前再迈一步,真理就变成谬误。

凡事不能过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