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蜀麓耕夫山野草堂

我在合肥大蜀山下,我耕耘,我收获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  蜀麓耕夫者, 山野之间一散人也。朝饮一杯清茶, 夜酌二两小酒。闲来读数页诗书, 兴至诌两句心得。望日升月落, 观云卷云舒。虽在王化之内, 不在名利之中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再读《聊斋》之四——咬鬼  

2017-11-20 22:42:32|  分类: 乱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再读《聊斋》之四

咬鬼

【原文】

沈麟生云:其友某翁者,夏月昼寝,朦胧间见一女子搴帘入,以白布裹首,缞服麻裙,向内室去,疑邻妇访内人者。又转念,何遽以凶服入人家?正自皇惑,女子已出。细审之,年可三十余,颜色黄肿,眉目蹙蹙然,神情可畏。又逡巡不去,渐逼近榻。遂伪睡以观其变。无何,女子摄衣登床压腹上,觉如百钧重。心虽了了,而举其手,手如缚;举其足,足如痿也。急欲号救,而苦不能声。女子以喙嗅翁面,颧鼻眉额殆遍。觉喙冷如冰,气寒透骨。翁窘急中思得计:待嗅至颐颊,当即因而啮之。未几果及颐。翁乘势力龁其颧,齿没于肉。女负痛身离,且挣且啼。翁龁益力。但觉血液交颐,湿流枕畔。相持正苦,庭外忽闻夫人声,急呼有鬼,一缓颊而女子已飘忽遁去。
  夫人奔入,无所见,笑其魇梦之诬。翁述其异,且言有血证焉。相与检视,如屋漏之水流浃枕席。伏而嗅之,腥臭异常。翁乃大吐。过数日,口中尚有余臭云。

 

 

【译文】(原谅我不全是直译)

沈麟生说:他的朋友某翁,某夏天的某一天感到困顿了,就大白天睡起觉来。正在迷糊时,忽见一女子掀帘子就走了进来,头上裹着白布,身著粗布白裳、麻布长裙(凶服,即丧服),头也不回就往内室走去。某翁以为是邻居家的妇人来访,也没在意。可以转念一想,不对啊,这也太不懂事了吧?就是来串门子,也不该穿着丧服啊。多丧气啊。正在疑惑之时,女子却又走了出来。仔细看看,女子年纪在三十岁上下,本该是貌美如花的年龄,却有着蜡黄的皮肤,还似乎有些浮肿,紧锁着眉头,似有悲戚之容,神情非常可怕。

女子犹豫徘徊了好久,似走不走,似留不留,好象是不敢惊动主人。就这么徘徊了许久,慢慢挪动步子向老翁睡的床榻靠了过来。

老翁想,这妇人想干什么呢?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,我还是装睡吧,看看你能干什么。

不一会,女子蹑手蹑脚地提着衣服就爬到了床上,一下子就扑到老翁的身子,正好压在老翁的肚子上,老翁只觉得压得喘不过气来。老翁心里很清楚,想反抗,想挣扎,可一点用也没有。想举手,手像是被绳子捆住了;想踢脚,脚却像是软的,一点力也用不上。老翁害怕得不得了,急忙想大喊“救命”,可就是叫不出声。

女子仍然没有走的意思,骨嘟着嘴像个鸟喙似的嗅着老翁。先嗅他的脸,又嗅腮,嗅鼻子,嗅眉毛,嗅额头,像只狗在嗅食物似的。老翁感到她的嘴冰凉彻骨,压根儿就不是生人。老翁焦急窘迫,正无计可施之时,老翁突发奇想,再闻,我咬死她。我现在动不了,等你闻到我腮边上的时候,我就不信咬不着你。不一会,女子果然闻到了老翁的腮边,老翁乘势用尽全身力气,死死咬住了女子的颧骨。女子剧痛难忍,女子想挣脱老翁的牙口,一边挣扎,一边号叫。越是挣扎,老翁咬得越紧,女子无法摆脱,血流满面,浸湿了枕头。(“鬼压床”也描述得如此绘声绘色。)

正苦苦相持时,忽听屋外夫人说话声,老翁急忙大呼有鬼。这一叫,牙松开了,女子乘机逃走了。妻子听到呼喊声,急忙跑进屋里,可什么也没看见,还抱怨说:“死老头子,又做恶梦了吧?”老翁连忙辩解,细说经过,老太婆也不知真假,仔细查看,果然有像室漏之水一样的东西,淋漓满床,打湿了枕头和席子。趴下去嗅一嗅,腥臭异常。(老翁真会流口水,呵呵。)老公恶心得大吐(岂不知,就是自己的口水),过了几天,口中还有余臭。(这老翁口臭得可以。)

 

 

【耕夫小记】

这不就是平常所说的“鬼压床”吗?也就是“睡眠瘫痪症”。在下就经历过(想了解“鬼压床”详细的看官,可直接去找“度娘”)。

如果将本文当寓言读,想读出文后的寓意,怕要失望了。蒲公的《聊斋》也不全是“写鬼写妖,高人一等;刺贪刺虐,入骨三分”。部分篇幅也像干宝的《搜神记》一样,只是为了“发明神道之不诬也”。

若以文学作品读,还是很有玩味的。“年可三十余,颜色黄肿,眉目蹙蹙然,神情可畏。”短短十八字,就把一厉鬼的狰狞面目展露殆尽。“举其手,手如缚;举其足,足如瘘。急欲号救,而苦不能声。”读至此,是不是身上都起鸡皮疙瘩了?

一部作品,不一定非得读出什么寓意,当小品读,也很清新自在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