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蜀麓耕夫山野草堂

我在合肥大蜀山下 我耕耘 我收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  蜀麓耕夫者, 山野之间一散人也。朝饮一杯清茶, 夜酌二两小酒。闲来读数页诗书, 兴至诌两句心得。望日升月落, 观云卷云舒。虽在王化之内, 不在名利之中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乡野小记  

2008-10-08 10:35:47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乡野小记

余素喜文言。课余闲暇,偶有一得,随手记之。今摘其一二,奉于同道者。无他,博诸君一笑足矣。若有所得,诚耕夫未有之望也。耕夫者,作者自谓也。

 

嘻笑怒骂

余乡故友,名钱诚,年与余相若,嘻笑怒骂不动于色,谈吐甚诙谐,村官畏。是年余乡涝,损屋毁田,上赈若干。村官舞弊,民不服,惧村官报复,皆缄口。

是日晨,友与村长邂逅于途,村长绕行以避,友大呼且追。村长无奈止。友曰:“此次放赈,予以为甚妥。”村长窃喜。友停顿良久。村长曰:“无妨,愿闻其详。”友云:“赈乃救人,可救者当救之,不可救者徒费钱粮,弗救也。如贱邻王老奶,孤独无子,赈三五百,仅裹腹矣,岂见政绩?尊侄起华堂,助五千,吾村可以增色矣。甚好甚好!”乃鼓掌大笑而去。

唐僧开公司

三藏居西天日久,甚寂寞。察凡间公司,以为可以娱情亦可聊解寂寞,乃仿之。三藏自任董事长,惟总经理一职,思之再三,不可定夺。

是日八戒来拜,云悟空有意于总经理,三藏颔首而已。八戒以为不妥,曰:“初有金箍,尚难拘其劣性。今成正果,其野性改乎?否,则悔之莫及。”三藏曰:“悟净若何?”对曰:“一卷帘之仆,位卑难以服众。”“龙马若何?”“师傅岂无人哉,何必用一异类。”

卿有意乎?”

“吾能不及师兄,勤不及师弟,焉敢有意于此,唯从师意,顺师心,略优此辈。恩师勿以弟子为意。”

不日,命下,总经理一职委于八戒,诸徒均弃之。悟空怅然归花果山,自筹花果山矿泉水公司,聘白龙为总经理,沙僧为销售总监。

年余,闻三藏公司已倒闭,花果山矿泉水为西天著名品牌矣。

二翁相戏

余乡有二翁,隔河而居,年逾花甲,相谑日久。

某年除夕,晨,雪霁。张翁荷锄出,尹翁见之,亦荷锄佯出,疾呼张翁:“越河,有要事告汝!”张翁对曰:“言,吾耳尚可闻。”尹翁呼之再三:“人不可使闻,越河方告之。”张翁去鞋脱袜,涉河就之。尹翁色甚庄,附耳告之:“切勿告人,今日过年焉!”张翁目眦以对,不语。张翁从此染风寒,诊费数百,卧数日。

又数月,油菜熟。村民以籽易油者甚多。二翁遇于途。张翁曰:“累甚,然亦欣然。”尹翁奇之,请告其详。张翁曰:“汝太恶,使吾涉寒水,不相告。”尹翁益奇,求之再三。张翁云:“嗟夫,老怨家哉!有油坊,缺菜籽,高价求购,吾今欲购诸邻,转售,利可观也。”尹翁求其址,张翁竟不语。明日,尹翁携礼至其家,求之恳切。张翁至日中方告其址。

半月,尹翁之坊贸易,价低,亏数千。又数月知油坊乃张翁子岳家产矣。自此,二翁反目。

耕夫叹曰:谑,常情也。适则娱性,过则伤情,不可不慎也!

婚托

余族弟,名强,而立有五,家贫未娶。母心如炽,遍托亲友,有族舅云:“黔地恶穷,女辄远嫁,有友黔地为贾数载,可为媒。”母喜,致厚礼。不日,喜讯至,邀弟之黔。

黔女年二十,色平体健,有旺夫相,称弟意。邀媒进礼致意,媒曰:“礼可免,慰母金万元,即可携归毕姻。”弟倾囊仅五千金,约归汇其余。

翌日,弟携女及父偕行,归即宴宾客。弟财尽矣,贷无着,父喋喋催汇款,女亦色沉,弟窘甚。求诸高利贷者,始得,汇之黔。父女色霁。日久,父不言归,而女屡求弟购衣裙。邻有长者以为不可,恐趁隙遁。弟云:“其父在,质也,无虑。”

至之市,女果遁,归执其父,父良久云:“老夫非父也,婚托也。本欲款得吾即归,女再寻机而走。恋佳肴之味美,才致今日羞。”弟无奈长叹,母泪如雨。执翁于警,不知所终。

遗传

余幼时,有邻吴婶,甚不孝,婆诉诸乡邻,不孝名益著。

去年归故里,闻婆已卒,其子娶邻村姚氏女。姚氏有姿色,庭橱冠数里,以礼伺公婆,邻皆夸其善。年余,姚氏初涉雀戏,渐沉迷,忘稼穑,废厨事,弃幼子于公婆。一日,自晨酣战至暮,吴婶不悦,劝其罢雀戏,哺其子。是日,姚氏运蹇,愈输愈燥,闻婆言,掷椅怒骂。自此结怨。

又年余,吴婶有疾,求姚氏助钞若干,姚氏愤愤。婆斥其忤逆,对曰:“嘻,承汝待祖之道也!”吴婶怅然。

耕夫叹曰:不孝亦能遗传乎?父母乃子楷模,余辈言行,视于子目而渗于子心,不可不慎也!

基因棉

 某教授下乡讲学,兼售转基因棉。讲学移时,即竭其精力售棉种,甚自夸矣。课后,现场倾售。一老农摊前踌躇,教授再夸其棉:“抗虫,大异于常棉,购之获者丰也。”叟问曰:“不用药乎?”“弗用”“实不用药乎?”“且信在下,不虚也。”叟旋走。教授弗解,追而问之。叟曰:“虫无知,且畏,其毒必无出其右者。或触之,焉有命乎?故不购。”教授默然。

耕夫云:叟愚耶,教授愚耶?与山者言水,与水者言山,言者愚?闻者愚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15)| 评论(2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